“赖账王妃”苏德里:内衣50万,出行带60名仆人,全世界到处赊账

文章分类:婚恋观察  发布时间:2022-06-20  阅读: 543
倘若纳伊夫知道娶回家的梦中情人最终会把自己逼死,恐怕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这桩婚事。

彼时的他还是沙特阿拉伯的王储,迎娶的那位发妻正是自己的亲侄女。
两位相差二十二岁的叔侄俩就这样以家族的缘由被绑定到了一起,殊不知竟是爱情坟墓的开始。

或许连纳伊夫都没有预料到,在这样一个富得流油的王室,竟然还有一个自己都养不起的女人。

她就是沙特“最败家王妃”——玛哈·苏德里。

01 家族的牺牲品
玛哈·苏德里,1955年出生于沙特阿拉伯的王室家庭,老国王阿卜杜拉正是她的父亲。

这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女孩从小就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皇家千金。

此外,除了家境富裕外,玛哈·苏德里还拥有着一张遭人嫉妒的脸庞,她深邃的眉眼令人着迷,就连身材也是一等一的出挑。
上帝在创造万物的时候仿佛把所有闪光点都聚焦在了这个女孩的身上。

只是,此时还不知道这件事究竟是好是坏。

随着时间的流逝,玛哈·苏德里到了结婚的年纪,闻讯赶来的追求者络绎不绝,其中不乏皇亲国戚中的富家子弟,只可惜没有一个人能入得了她的法眼。

老国王阿卜杜拉对女儿的婚事更是上心,不过他早已经物色好了未来女婿的人选,或者说是未来弟妹的人选。

说起来或许会有些难以置信,他希望自己众多兄弟中的其中一个能和最漂亮的女儿成婚。

抛开近亲结婚不说,这简直就是违背伦理纲常的一件事。

可在沙特阿拉伯人看来,只有这样的婚姻,才能保证王室血脉的纯正,后代也才会正统。

当玛哈·苏德里得知父亲要将自己许配给叔叔时怒不可遏,她实在是不愿让别人插手自己的感情。
更重要的是,家里的那些叔叔们大都年岁已高,巨大的年龄差生活在一起实在是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不仅如此,玛哈·苏德里本就是一个热爱时尚又崇尚自由的人,让她与一个老头子生活在一起简直比登天还难。

只可惜她生在王室家庭,从她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她就要为这头衔付出些什么。

最终,在老国王阿卜杜拉的细心挑选下,他很快就确定了下一任国王的人选,自己的亲弟弟,纳伊夫。

这也意味着玛哈·苏德里即将要嫁给自己的亲叔叔,一个比她大足足二十二岁的老男人。

1980年年初,沙特阿拉伯的王室家庭举行了一个盛大的婚礼,男女主角自然是玛哈·苏德里和纳伊夫。
婚礼上的新郎神采奕奕,他不仅得到了这个国家最漂亮的女人,而且在不久的将来还会成为这个国家身份最尊贵的男人。

双喜临门之下,恐怕没有哪一个男人能拒绝如此顺风顺水的人生。

与新郎截然不同的自然是新娘,婚礼上的玛哈·苏德里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冷漠的神情。

她不甘心就此嫁给这个老男人,一定要为此反抗些什么。

或许是上天被玛哈·苏德里的幽怨所打动了,婚后的她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打发时光的好方法。

购物。

02 满足的罪恶感
众所周知,玛哈·苏德里从小就生活在王室家族显贵的环境中,吃穿用度自然也是全国最好的物品。

可也正是因为这样,才造就了她对完美的追求,只要是她看上的东西,千方百计都要收入囊中。
只可惜这深墙大院的物品还是太少,尽管时时有大臣们进贡一些奇珍异宝,但总是入不了玛哈·苏德里的法眼。

思来想去,她觉得还是应该自己亲自出宫寻找一些漂亮的东西,只是不知道那位老男人会不会同意。

果不其然,纳伊夫听到妻子的请求后立刻就否决了此事。

玛哈·苏德里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他怎么放心让她一个人出去呢?

没有办法,玛哈·苏德里也只能在这深墙大院内孤独度日,而且还为纳伊夫生了六个孩子。

慢慢地,岁月的痕迹逐渐爬上了这位美女的脸庞,她再也不是昔日那位倾国倾城的美女,而纳伊夫也对她失去了以往的兴趣。

眼看地位和容貌的威胁都在与日俱增,玛哈·苏德里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了。

于是,她便向纳伊夫再次提出了出宫的要求,这一次的对方很快就答应了这个请求。

2008年年初,被深墙大院束缚至今的玛哈·苏德里终于走出了宫门,外面世界的空气仿佛都是香甜的。

来不及犹豫,她当下便决定前往欧洲最时尚的法国进行购物,再也没有任何人能抵挡自己追求美的权利了。

当然,玛哈·苏德里的出行自然不会是只身一人,她的身后跟着足足60名仆人。

这个庞大的队伍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引人驻足停留,或许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这位王妃的地位。

玛哈·苏德里很快就赶到了法国巴黎,看着琳琅满目的奢侈品,她的眼睛简直不能转移视线。

只可惜她的身上并没有带多少钱财,就算再喜欢也只能望梅止渴,仅远观而不可亵玩也。

想到这里,玛哈·苏德里不仅怒火中。

“自己身为一个堂堂的公主,不竟过的如此小心翼翼,而家中薄情寡义的老男人还在风花雪月,这实在是太不公了。”
恰在此时,奢侈店的老板走了过来,她从上到下打量着这位装扮华丽却迟迟不肯付钱的女人不由得有些疑惑。

按道理来说,出行要带60名仆人的太太非富即贵,怎么能如此的唯唯诺诺。

或许是看出了老板的质疑,玛哈·苏德里身后的一位仆人出言不逊道。

“这可是沙特阿拉伯的王妃,身份最尊贵的女人。”

对方的话简直让老板不敢相信耳朵,自己这家店虽然接待过不少富家子弟,但皇亲国戚还是第一次遇见。

紧接着,他便毕恭毕敬地向玛哈·苏德里鞠了一躬,爽快地回应道。

“尊敬的王妃,您看上的每一件商品我都会为您包装好送到家中,而且我们店里支持支票支付,只要您签名即可。”

听到这里,玛哈·苏德里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邪恶的想法,我购物,他买单。
这个他,自然是家中那位薄情寡义的丈夫,纳伊夫。

来不及犹豫,她立刻在老板递过来的支票上挥手签下纳伊夫的大名,然后得意地讲道。

“这些我都要了,纳伊夫是我丈夫,您找他结账即可。”

夫妻本是同林鸟,偌大的一个王室想必也不缺这位王妃的花销,老板想都没想便答应了这个请求。

看着巨额账单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时,纳伊夫简直不可置信,这个败家的女人究竟在外面买了什么东西,竟然要消费上万英镑。

可为了王室的尊严,他还是忍痛付下了这笔巨款,只希望玛哈·苏德里能早日结束购物,早日回家。

事实很快就证明,纳伊夫这个想法是极为错误的。

自从得知丈夫“愿意”买单以后,玛哈·苏德里就更加的为所欲为,欧洲各大奢侈品店都能看到她的身影。
为了存放这些从全世界搜罗来的各类奢侈品,她甚至还斥重金购下了三个数百平方米的仓库。

即便是十家商场,恐怕也没有这间小金库要值钱。

不知从何时开始,玛哈·苏德里为自己的购物制定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只买贵的,不买对的。

为了方便购物,玛哈·苏德里于2009年6月带着60名仆人包下了香格里拉酒店整整一层楼41个房间。

这一住,就是半年。

一次偶然的机会,玛哈·苏德里在逛街时看到了一条标价50万元的内衣。

高额的价格让她很快就驻留了脚步,可惜她仔细端详很久也没有发现其中的玄机。

或许是看出了玛哈·苏德里的好奇,老板连忙热情地介绍道。

“这件内衣是国际知名服装师设计的,全球仅此一件,而且质量也是非常好的······”

谁知老板话还没有说完,玛哈·苏德里便匆匆打断了对方。

“包起来吧,我要了!”

她在意的当然不是衣服的质量,老板的那句全球仅此一件就足以打动了她的心。

来不及犹豫,老板连忙又拿出一条看似极为普通的打底裤,热情洋溢道。

“尊敬的王妃,这件衣服也仅需要50万,也是全球限量款,您考虑把它一起带回家吗?”

话音刚落,玛哈·苏德里便头也不回地潇洒道。

“全部包起来送到我的酒店,付钱还是老样子。”

可惜的是,此时的玛哈·苏德里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这种快意人生的日子马上就要戛然而止了。

03 枯萎的摇钱树
坐在家中足不出户的纳伊夫几乎每天都能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账单,忍无可忍的他选择拒绝为王妃还账。
得知此消息的玛哈·苏德里愤怒不已,她当下便决定从香格里拉酒店回到沙特王室讨个说法。

不承想酒店老板担心自己这半年的房费没有着落,迟迟不肯放她回家。

没有办法,玛哈·苏德里也只能要求老板先把房费计算一下,自己看一下金额再作打算。

然而当老板把账单呈现在众人面前时,她简直被眼前这个数字惊呆了。

香格里拉酒店半年房费竟然足足500万英镑,折合成人民币4000万元,纳伊夫无论如何也不会帮自己还的。

思来想去,玛哈·苏德里选择了一条铤而走险的道路——逃单。

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这位高贵的王妃带着浩浩荡荡的60名仆人队伍,欲从酒店后门偷偷溜走。

只可惜队伍过于庞大,玛哈·苏德里刚走出后门便被酒店的安保人员给发觉了。

为了讨得一个说法,此事很快就惊动了警察,就连王妃身边的仆人也被警方当场逮捕。

只可惜玛哈·苏德里本身就享有外交豁免权,这场闹剧最终也只能以失败而拉下帷幕。

身为“逃单”事件主谋的她,自然也侥幸逃脱了法律的制裁。

经历此次风波以后,玛哈·苏德里在国外逐渐站不稳脚跟,没有办法,她也只能灰溜溜地回到自己的国家。

回国没多久,纳伊夫便与玛哈·苏德里解除了婚约,他不愿为了这个败家的王妃从而背上误国的骂名。

以防她再次胡作非为,老国王阿卜杜拉也对这位任性的女儿做了一个严惩,那就是软禁。

玛哈·苏德里天生就是一个热爱自由的人,足不出户的痛苦对她来说恐怕是一种最恐惧的精神折磨吧。

果不其然,她被国王软禁的这段时间里每天都在大喊大叫,甚至还会经常发狂般地打骂仆人。
时间久了,玛哈·苏德里身边伺候的人越来越少,偌大的宫殿冷冷清清地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眼看女儿的身体和精神一日不如一日,身为父亲的老国王阿卜杜拉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2011年10月,玛哈·苏德里总算被解了禁足,在医院进行了短暂的修养后便恢复了往日的精神。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用在这位前王妃身上实在是再也合适不过了。

重振旗鼓的玛哈·苏德里很快就走上了昔日的老路,无论是丈夫的退婚还是父亲的禁足都被她抛之脑后。

或许是为了顾及昔日的情谊,也或许是为了王室的颜面,纳伊夫偶尔还是会帮助这位任性的前妻偿还一些债务。

只可惜玛哈·苏德里一直得寸进尺,2012年6月,难以忍受的纳伊夫一气之下竟猝然离世。

失去了摇钱树以后,这位王妃的行为才总算有些收敛,为了偿还自己那些数之不尽的债务,她也只能拿出昔日那间小金库前来抵债。

从昔日衣食无忧的王妃,到如今人财两空的老赖,玛哈·苏德里用一生的时间从光芒万丈走向了销声匿迹。
内容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推荐会员

  • 离异 建筑包工头 2~5万 联系Ta

    三爷

    42岁 173cm 惠州惠城区
  • 未婚 自由职业者 5~8千 联系Ta

    朱七七

    35岁 158cm 河源源城区
  • 未婚 预算员 5~8千 联系Ta

    29岁 168cm 河源源城区
  • 未婚 技术人员 1~2万 联系Ta

    啊华

    170cm 深圳龙岗区
  • 离异 联系Ta

    太阳

    河源源城区
  • 离异 办公室职员 5~8千 联系Ta

    春暖花开

    35岁 156cm 河源源城区
  • 未婚 私营业主 5~8千 联系Ta

    乘风

    171cm 河源源城区
  • 离异 市场/销售 8千~1万 联系Ta

    未来可期

    178cm 河源源城区
  • 微信扫码,进入微信版
  • 手机扫码,进入手机版
  • 返回
    顶部